木厂镇克田村:“落后村”蜕变记

发布时间:2018-07-12 17:33:26   作者:   来源:文山新闻网马关县   点击量 (433)  

七月盛夏,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记者沿着省道209线穿过木厂镇不久,便来到了文山州马关县与红河州河口县交界处的克田村。顺着一条刚硬化的入村公路进入村里,首先看见的是一个宽敞崭新的活动广场,村里十分干净,看不见畜禽乱窜乱跑,路上见不到任何垃圾,家家户户房前屋后收拾得整整齐齐。



在到克田村实地采访之前,记者对以前克田村群众思想落后、环境卫生脏乱差早有耳闻。克田村分布于省道209线沿线两侧,居住着布依族和苗族,共42户,154人。村小组王华才介绍,以前由于村干部责任心不强,环境卫生没人抓,搞公益事业群众总是拖拖拉拉,别的村小组都希望争取得到更多的项目资金搞建设,而克田村则存在“等靠要”的落后思想,在2008年曾经建设过小康村,改造了部分住房门面,并对村内道路进行了硬化,但是由于重建轻管,村里道路杂草重生,群众生产生活垃圾随意乱丢乱倒,村里环境卫生脏乱差十分突出,特别是在省道209线两侧垃圾污染特别严重,曾经公路管理部门带着大喇叭到村口,点名批评克田村的群众在公路两侧乱倒垃圾的不文明行为。


(木厂镇克田村)


如今,过往的人们都说克田变了,环境卫生好了、产业道路通了、住房漂亮了、群众精神面貌好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

克田村小组组长王华才激动的说:“村庄环境卫生最能体现村民的素质,现在不管何时来到克田村,村里的卫生环境都非常干净整洁。还修通了村里的产业道路,种上了水果甘蔗,群众的收入也上去了,生活也逐步好起来,村里的3户14人建档立卡贫困户,今年能脱贫了。”

村里新选了村干部

昔日的克田变了,是因为克田村“我要发展”的愿望浓了,村干部选准了。这还得从现任村小组长王华才说起。


(村长王华才)


王华才,今年45岁,克田村村民。在任村长之前曾经在马关小兴煤矿工作过12年;2002年12月,他向公司申请一次性退职;2003年他报名学驾驶,并自己购买了一辆货车跑各乡镇小街子搞运输;2005年开始,他跟别人学收废品、做生猪生意;2014年通过土地流转方式,在河口辖区种植水果甘蔗20余亩,年产甘蔗90余吨,年收入可达10万余元,一家人经济收入稳定,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致富能人。

由于以前的村小组干部责任心不强,对党委政府的惠民政策不了解,周边村寨都在热火朝天的搞建设,而克田村里却一直原地踏步,村里群众想发展、想脱贫的愿望一直难以实现,村民们怨声载道。直到2016年春节前夕,在大部分村民的呼吁下,村里召开群众会议推选村干部,在家的37户村民代表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热烈讨论投票,王华才以34票赞成、3票反对的呼声,被推选为克田村小组组长,与他一同选为村小组干部的还有村民王发万和张明,他们被寄予了脱贫致富的重任。

王华才说:“当被推选为村小组长的时候,我心里十分矛盾,一方面是如果自己担任这个村小组长,就得放弃自己苦苦经营多年的生意,这样意味着一家人的生计将受到很大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全村村民的厚望全部寄托在身上,自己辜负不起。”他整整一个星期都拿不定主意,便找到村委党总支书记董开华,董开华对他说:“钱是挣不完的,但人生在世,要活的有价值、有意义,群众对你的信任也不是用钱可以买到的。”然后王华才二话没说,扛起了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重任。

村里制定了“铁规矩”

以前,克田村基础设施滞后,环境卫生脏乱差,村民对村内事务莫不关心,其主要原因就是村内没有一套健全的制度来约束。曾经在煤矿当过五六年管理工作的王华才,首先想到的就是要约束村民的不良行为,就必须有一套完善的制度。于是他找了其他两位村干部和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者商议,结合村情实际,把环境卫生整治、畜禽管养、公共设施管、基础设施建设、红白理事会、群众会议等纳入村规民约,并召开群众会议讨论通过了克田村有史以来的第一部村规民约。


(克田村村规民约)


王华才告诉记者:“制定村规民约,惩罚不是目的,主要是为了规范村民的行为习惯,让群众向前走一步。在执行过程中主要是按照积分制管理,每户农户每年有12分,违反者视情节轻重一次扣0.5至6分不等,当年累计扣6分或6分以上者,当事人一切大小事务集体不予受理,必须写书面检讨上交到村委会,由村委会审批,再召开群众会议向全体村民检讨通过后方能解除。”

在王华才家里,记者翻开王华才的笔记本,详细记录着2016年以来村民违反村规民约情况,有的是平时不参加义务劳动的,有的是无理取闹的,有的是开会迟到的,有的是不爱护环境卫生的等等。但是仔细一对比,2017年违反村规民约的村民比2016年的少了一大半,2018年的更少了。

在记录中,其中有一次是以前一位村小组干部李某在没有征得群众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在集体的荒山上种植杉树,按照村规民约有关规定,村里召开了群众会议讨论决定,对该片杉树全部成功收回,村里按照每株杉树给予李某3元的补助。

村小组会计张明说:“以前,村里没有村规民约,谁也不管,现在村规民约上写得清清楚楚,只要有人违反,无论是谁都得接受处罚。特别是对村干部的处罚更重,如果是村干部违反村规民约,要加倍处罚。”

现在的克田村,结合自身实际制定完善了村规民约,约定通俗易懂、针对性强,成为村民自治的“铁规矩”,解决了许多村民自治中的“棘手事”。

村里整治了脏乱差

说起克田村的环境卫生整治,王华才激动的说:“之前,公路边垃圾臭气熏天,村内道路杂草重生,特别是村里的几棵竹子基本把整个村都掩盖了,路面起了厚厚的一层青苔,只要到阴雨天气,路都不敢走,有两位老人家,还因为路面起青苔,被摔伤了。”


(村内环境卫生干净整洁)


正如王华才所说,克田村是马关县对外的窗口,地处文山州红河州交界处,代表的是整个马关县村容村貌的形象。为了重新树立克田村的良好形象,村里下定决心从环境卫生整治抓起。2016年王华才组织全村老少,将公路边堆放了近十年的垃圾进行了一次大清理,用农用车整整运了10多车垃圾,并组织群众把村内影响环境卫生并且凌乱的竹子砍了。现在,村里的卫生管理,已经纳入了村规民约,将卫生保洁区域分片到户,每周一作为清扫日,每户必须有一个人参加。民约规定农户必须随时保持房前屋后干净整齐,生产生活资料规范堆放,村民不能乱丢乱倒垃圾,生产生活垃圾必须堆放在指定的“垃圾会所”,畜禽必须圈养,违者视情况进行扣分。

村小组干部还特别注重细节管理,在卫生公厕、垃圾池以及村内显眼的位置刷写有关爱护卫生的宣传标语,随时提醒群众爱护公共卫生。对农户家中卫生差、生产生活资料乱堆乱放的,村小组干部定期不定期到农户家中劝说,并帮助打扫卫生,久而久之,不讲文明、不讲卫生的农户觉得羞愧,主动参与卫生清扫。


(村内一角)


“搞好环境卫生只是举手之劳,如果这都做不好,还想做什么大事?一个地方,如果所有人只管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各做各的,互不相干,这样的村长期以往不仅造成群众思想落后,经济也不可能发展,群众是不可能富裕起来的。”这是村小组干部经常对村民说的一句话。

如今进入克田村,曾经的环境卫生脏乱差一去不返,村里新建了4个垃圾池,省道209线两侧那堆总是散发着臭味的垃圾被风景树、砂仁等取代,克田的村容村貌成为了省道209线上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村里修通了致富路

“要致富,先修路,修好路,抓实甘蔗产业有出路”,这是王华才讲得最多的一句话。多年来克田村地处交通要道,但农业生产靠人背马驼的现象依然没有改变。


(村活动室的对联)

在村小组会议门口贴着一幅对联:“尽心尽责村兴我荣;不思进取村衰我耻。”横批:“革新公仆”。王华才动情的说:“这幅对联是我们新班子对全村群众的承诺,要随时提醒我们舍小家顾大家,带领群众发展好产业,破旧立新、移风易俗,如果干不出成绩,那就是我们村干部的耻辱。”

新班子一上任,他们就召集村民开会,商议克田村发展大计,下定决心修通通往寨脚坝子的产业路。由于这条路长3.5公里,涉及到大坝、胡广寨、木厂3个村委会8个村民小组,预计需投资10万多元,在没有项目建设支撑的情况下,克田村小组干部不分白天黑夜一村一寨地走访动员,有时凌晨一两点都还没有回到家,最终克田村每户出资2000元,其他村寨村民每户出资50元以上,修通了这条致富的产业道路。

当记者问到在动员群众出资修产业路过程中存在哪些困难时,王华才摇摇头,眼里泛着泪花,他说:“为了修这条路,曾经起早贪黑的工作,然而有部分群众还是不支持,并且用侮辱性的语言攻击,但自己都坚持了下来。因为村里太需要这条路了,只有这条路修通了村民才能真正告别人背马驼的历史。”当时在修产业路的时候,由于担心群众出资的钱难以收齐,他曾和妻子商量,如果群众集资的钱实在收不起来,就把自己家的积蓄当作工程款支付给施工方。


(为出资修建产业道路的村民立下功德碑)


产业路修通了、环境卫生搞好了,克田村村民追求发展、期盼发展的激情也随之高涨起来。为了能在短期内让群众增收致富,克田村小组干部结合村里多年种植水果甘蔗的经验,动员全村群众把水果甘蔗当做产业来做,组建水果甘蔗种植专业合作社,发展水果甘蔗产业。目前全村共种植水果甘蔗40余亩,按平均每亩产9吨,每吨1400元,每年可实现总收入50万元以上。


(路修通后,订下用路、管理、护路条约)


王华才告诉记者,种植水果甘蔗的收入比种植玉米、水稻划算得多,与种玉米相比,甘蔗每亩1年的纯收入可以比得上种6年的玉米。

村民熊光秀说:“现在的村干部太好了,带领我们把产业路修通,又带我们种水果甘蔗,家家户户有了稳定的经济收入,我们要支持他们,努力做,才能赶得上其他地方。”

采访中,王华才的妻子杨美科告诉记者,当时村民选王华才当村长的时候一家人都不同意不支持,但是现在看到他村里做的一切,觉得还是值得。

如今,克田村焕然一新,经济收入上去了,家家户户不愁吃、不愁穿,住上了安全住房,就医、就学有了保障,全村脱贫出列指日可待。但克田还有更远的目标,在记者离开克田时,王华才告诉记者:“目前虽然在乡风文明建设上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离乡村振兴战略目标还有很大差距,我们会百分之百地去努力,不负村民所托。共同创建美好新农村。”(陶永顺)

编辑:王盖界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