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 | 一个关于贫穷、爱情、奋斗和人心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06-06 09:12:13   作者:   来源:文山新闻网马关县   点击量 (1281)  

(来源:新华社)

6岁丧父,8岁摔伤致残;背过化肥,打工曾被拒;拿不出千余元彩礼,和女友决定私奔;曾经每月工资只有240元……换了你,是否会放弃?这是一个关于贫穷、苦难、爱情、奋斗、乡愁和人心的故事。


新华社昆明5月30日电(记者周磊)顶着5月的烈日,吴天用像往日一样,一瘸一拐地走进了种满樱桃萝卜的地里,给菜农传授栽培与采摘技术。远处,菜农正在给菜地浇水,正在为如何提高产量和劳动效率而发愁。

“希望菜农们能提高效率,在收萝卜的时候降低劳动量,不像以前那样辛苦。”吴天用说。

这距他卖掉在河北的泡菜厂回乡重新创业,仅仅过去了一年。之前,他每次回到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马关县的家乡,看到不少乡亲生活依然拮据,心里总不是滋味。

去年,经过深思熟虑,吴天用终于作出决定:回乡另建泡菜厂!他希望,家乡的农民能和他一样,能致富过上幸福的日子。

谁识当年苦

1979年6月,在云南省文山州马关县木厂镇一个贫穷的家庭,吴天用出生了,在家中排行第五。他6岁时,父亲去世。由于家里没钱,小学四年级,他被迫辍学回家。

“那个时候,连饭都吃不上。我最记得上二年级的时候,连穿的鞋子都没有。”回忆起贫穷的童年,他仍然充满感慨。

8岁那年,他摔伤了右腿,因没钱治疗,最终留下残疾,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年少时,为了补贴家用,他常常出门打工,经历的苦楚难以胜数。“13岁的时候,我去给人家背化肥上山,因为身上带有残疾,爬到半山,我就再也背不动了,自己想着想着就哭了。”

家里太穷,他的父亲去世后,母亲又彻底听不见声音、说不出话来。年少的吴天用更遭到邻居的歧视——人们外出打工都不愿意带着他。1995年,16岁的吴天用决定走出去闯一闯,到了广东一家电器厂面试。由于身体有残疾,他并没有得到那份工作,好不容易在一名小学同学的资助下才回到云南家中。

在老家,他与陈云兰成为青梅竹马的一对恋人。他到对方家里提亲,对方父母考虑到他的难处,只要求他拿出1600元作彩礼。结果,当时他连这笔钱也拿不出。无奈之下,他和女友决定私奔。

磨难见人心

他和女友跑到了山东,在滨州一家泡菜厂找到了人生第一份工作。他刚开始只是做学徒工,每月工资只有240元,每个月他只留60元零花钱,把剩下的180元攒下来作为将来的发展资金。日子虽苦,他们却一直咬着牙坚持。外出打工后第四年,他才带着女友回到老家完婚。

他拼命工作,很快得到了老板的认可。他用功学习泡菜技术,帮助公司研发新产品,半年之内即为公司开发了十多种新产品。

凭借着踏实工作和吃苦耐劳,他被提升为车间主任。后来,泡菜厂老板将一个公司交给他管理。经过不断研究、开发新的泡菜产品,他的技术终于在业内得到认可,被同行誉为“泡菜达人”。

“天上不会掉馅饼。”他常常与妻子说起这句话。2013年,他们在河北邢台投资约2000万元创办自己的公司,建起占地50亩的泡菜厂,产品一上市就供不应求,每天都有五六辆车在厂里等着装货。一步一步,他将泡菜销售到全国16个省份,年销售额近6000万元。

男儿归故乡

企业赚了钱,夫妇俩每年回家过年,看到不少乡亲们依然很穷,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的父母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就去世了……”吴天用说。

经过深思熟虑,他最终卖掉在河北的泡菜厂,去年3月返回马关县重新创业。在当地各部门积极支持下,在马关县南山高原特色农业产业园区的泡菜新厂预计将于今年7月建成,设计年产能5万吨。

厂还没建好,他就着手收购村民的青菜、樱桃萝卜等,并与村民签订了供货合同并设定保底价,承诺若市场价格更高,菜农可自由选择买主。目前,吴天用已在马关县多个乡镇推广种植蔬菜2000多亩,约150户农民与他签订了供货合同。

过去,当地农民普遍种植水稻,亩产量不高,收入低,而签订供货合同种植蔬菜,让他们看到了致富的新希望。按照与吴天用签订的合同,青菜每吨收购价为600元。按亩产7吨青菜计算,菜农每亩地可收益4200元,一年三季青菜收益约1.2万元。

54岁的木厂镇博车村小博车组村民李自发去年10月与吴天用签订了合同。

“我家共种了12亩青菜、萝卜和豇豆,之前8亩地种萝卜,每亩一季净赚大概500元,现在供货给泡菜厂,每亩净赚1000元左右。”李自发说,自从去年签订合同以来,他运往泡菜厂的菜共卖了1.2万余元,“很感谢他回来办了这个泡菜厂。”

“虽然我带着残疾,但是我比较有志气;现在我事业成功了,但是我永远都忘记不了我的乡亲父老。”吴天用说,“我希望乡亲们都过上幸福的日子。”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